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紫陽帝尊 > 第2774章 如此教授
    萬獸神符學院內,一片大亂。

    無數道目光驚悚的望著夜空中的劫云,望著林毅的居所。突如其來的驚變,令得所有人再無睡意。

    鐘發白洗完澡之后,原本想早點兒休息的,可是,頭頂上轟隆巨響震得他腦瓜仁都疼。

    他用被子裹緊腦袋,原本想屏蔽雷聲埋頭大睡,但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令他突生警覺,身體如彈簧般跳出房間,自二樓一躍而下。

    咔——

    下一刻,他身后的樓閣被驚雷一劈為二,冒起縷縷白煙,一股焦糊的氣味令人毛骨悚然。

    “臥槽!這是誰在渡劫?想害死老子不成?”

    哪怕鐘發白反應再遲鈍,也瞬間明白有人在渡劫,而且渡劫之人距離他還不遠。

    劫后余生的鐘發白原本想破口大罵,可是當他看到夜空中的劫云形成一個恐怖的漩渦,徹底籠罩他隔壁房間之時,他立刻識趣的閉上了嘴。

    “原來是林大哥在渡劫,我道是誰呢?也唯有我鐘發白的大哥,才有資格引來這等規模的雷劫。”

    “咦?不對?這雷劫看上去怎么這么可怕?莫非是大哥在渡神符師劫?”

    想到這種可能,鐘發白自己被自己嚇了一大跳。

    “林大哥在渡劫,那豈不是九兒師妹會有危險?”

    一念至此,鐘發白立刻向林毅的樓閣飛去。

    可只飛撲出去十米,他便被一道無形的屏障給彈了回來。

    “鐘發白,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任何人休想干擾林大哥渡劫,誰要是敢跳出來,我會殺了他,無論那人是誰!”

    一個冰冷無情的聲音傳入鐘發白耳中,鐘發白嚇得打了個寒戰,他一抬頭,便看到了懸浮在他身前負手而立的小九。

    此時的小九,依然風姿卓絕,美麗不可方物。

    可美眸中卻流露出濃郁的殺氣,美麗無暇的面龐上冰冷無情,令人不寒而栗。

    “九兒師妹,你誤會了,我是看到林大哥渡劫怕你遭遇危險,我只是想去救你出來。”

    鐘發白苦笑一聲,解釋道。

    “多謝你的好意。我沒事,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小九說完此話,雙手環胸,轉過身去,望向被劫云籠罩的樓閣,美眸中滿是擔憂。

    望著小九傾國傾城的背影,鐘發白暗自苦笑一聲,心中暗道:“扎心了,九兒師妹,你給師兄我留點面子好不好?”

    然而,鐘發白的想法注定要落空的,因為此時小九的眼中只有林毅,除此之外,再無他人。

    ……

    馬教授今天晚上酒喝得有點多,他的心情是喜憂參半。

    原本自己的愛徒林毅,萬獸山狩獵凱旋歸來,成功完成狩獵任務,擁有了晉級天院的資格,他替林毅感到開心。

    但是,當從周副院長口中得知林毅闖下的禍事后,馬教授驚得目瞪口呆。

    這小子一點兒都不讓人省心,你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飛天虎傭兵團。

    那飛天虎傭兵團的團長是這大荒城的少城主,而大荒城城主古昔那個老家伙,就是一個極其護犢子的主兒。

    你得罪了飛天虎傭兵團,豈不就等于得罪了古昔那個老家伙,以那老家伙瑕疵必報的性子,他絕對不會放過你。

    唉!

    這孩子,怎么這么不讓人省心呢?

    馬教授原本想找到林毅,罵他個狗血噴頭,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因為他覺得,事情既然已經發生,說什么都晚了,唯有盡快補救。

    于是,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擬好幾分密信,命人給自己那幾位老朋友送了去。

    沒過多久,他就收到了回信。

    幾個老哥們無一例外,都婉拒了他的請求。

    馬教授勃然大怒。

    拍案而起。

    結果,他又坐了回去。

    “他奶奶滴,這就是特么的生死相托的朋友啊?到了用到他們的時候,全他們慫了。也罷,你們不幫我徒弟擺平這樁禍事,我老人家豁出去這張老臉,我自己去找古昔那個老東西求情。”

    馬教授真是豁出去了,雖然和古昔沒有任何交情,只有幾面之緣,可為了林毅的安危,他徹底豁出去了。

    為了自己壯膽,他一口氣喝光五瓶老酒,帶著三分醉意,七分酒意,離開香香酒館,打算去城主府登門拜訪。

    可是,他剛走出酒館沒多久,就發現天空中風云變色。

    “怎么回事?難道要下雨了?”

    馬教授醉醺醺晃晃悠悠,抬頭仰望夜空。

    突然。

    一聲驚雷炸響,震得他頭發根都豎了起來。

    “媽呀!有人在渡劫,好恐怖的劫云,已經好久沒見過這等規模的劫云了。難道有人在我學院內突破神符師不成?”

    馬教授晃了晃腦袋,醉意去了三分。

    他舉目望向劫云聚集之處,頓時眼角狂跳。

    “我記得林毅那小子就住在那座樓閣中,不會這么巧吧?難道是我那徒弟要渡神符師雷劫,這怎么可能?”

    馬教授驚得目瞪口呆,手中酒瓶隨手一丟,縱身而起,飛向劫云聚集之處。

    距離近了些,他眼睛驟然精光四射。

    “居然真的是林毅那小子,哈哈哈哈,我老頭真是賺到了,這等千年一遇的絕世符道天才,竟然讓我老人家遇上,哈哈哈哈,天意!這特么就是天意啊!”

    馬教授心花怒放,酒意全無。

    他立刻環顧左右,為林毅把關護法,生恐一些宵小之輩干預林毅渡劫。

    ……

    雪妮教授今晚心情大好。

    得知愛徒林毅凱旋歸來,她二話不說,硬是自己與自己博弈了整整三盤。

    當然了,結果全都是和棋,不分勝負。

    而后,她給自己做了一次美容。

    越是老女人越愛美,越不想讓人看到自己臉上有皺紋。

    做完美容之后,雪妮教授原本想去找林毅的,可已經是入夜時分。

    為了讓愛徒好好休息,她打消了拜訪愛徒的念頭。

    可是,她忽然聽到了風聲,據說林毅闖了禍,得罪了飛天虎傭兵團。

    雪妮教授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這個小兔崽子,怎么這么不讓人省心,得罪誰不好?你偏偏得罪飛天虎傭兵團?你可知道飛天虎傭兵團背后的靠山是大荒城城主古昔。”

    “不行,我得連夜找到林毅那小子,護送他離開大荒城,只怕明天天一亮,古昔的兒子一定會找上門。”

    雪妮教授風風火火沖至林毅居所,距離尚遠,她便看到夜空中那恐怖的劫云。

    “小兔崽子,你又在搞什么?這么大陣仗?我去,你在渡劫,居然還是神符師雷劫,簡直逆天了!”

    雪妮教授翻了個白眼,險些興奮的昏厥過去。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