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無垠 > 第五十章 火中取栗
    比火葉鳥的羽毛更快落在地上的,是剛剛還在空中滑翔飛行著的那些滑翔翼的碎片。

    鮮血,被撕裂的尸體,還有粉碎的滑翔翼,一具具的從空中掉了下來。

    能被火葉鳥撕碎或許還是“幸運”的,至少能落得一個痛快,王無垠看到有一個獸王宗的弟子是在滑翔翼被撕碎之后,整個人從七八百米高的空中,一路慘叫著,驚恐萬狀的掉下來。

    這樣的高度掉到地面上,沒有人能接得住,落地就必死無疑。

    那只雌性的火葉鳥在空中大發雌威,在一聲聲響徹森林的憤怒的鳴叫聲中,在空中飛撲,拍打,咬啄。

    飛在空中的滑翔翼就像是巨人手中的脆弱玩具一樣,眨眼之間,就被那只火葉鳥摧毀了七具,剩下的三具,算是運氣好的,四散奔逃。

    空中飄落下來的那幾根火葉鳥的羽毛就像是幾張紅色的大毯子,隨著風,在森林之中飄蕩。

    下面的獸王宗的幾隊弟子,仰著頭,在追逐著那火葉鳥羽毛飄落的方向。

    “快點,快點……”

    “飄到那邊去了,跟上……”

    進入火葉鳥巢穴的那些獸王宗的弟子在丟下了幾根火葉鳥的羽毛之后就開始從火葉鳥的巢穴之中迅速撤出來,那些人也沒有什么降落傘,只能順著那巨大的火葉木,快速的往下爬。

    而撕碎了幾具滑翔翼的雌性火葉鳥,突然聽到鳥巢之中雛鳥的叫聲,也顧不得再追逐剩下的逃走的那幾具滑翔翼,而是連忙扇動著翅膀,迅速回到了它們的鳥巢之中。

    就在剛剛爬到鳥巢之中的那些獸王宗的弟子以為一切都結束的時候,那雌性的火葉鳥又發出一聲憤怒的鳴叫,扇動著翅膀從那巨大的鳥巢之中飛了出來。

    這一次,那只雌性的火葉鳥沒有飛遠,而是繞著鳥巢下面的那顆大樹開始盤旋起來。

    在看到那只雌性的火葉鳥開始圍繞著大樹開始盤旋的時候,地面上獸王宗的幾個師兄都臉色大變,這預示著什么實在太清楚不過了,進入鳥巢偷取火葉鳥羽毛的那些獸王宗的弟子已經被火葉鳥發現了。

    剛才火葉鳥飛出巢穴的時候,的確沒有注意到那些藏在巢穴下面,身穿火葉樹樹皮的獸王宗弟子,而現在,火葉鳥圍著巨樹的樹干一盤旋,在這樣的近距離下,以火葉鳥的視力,獸王宗的弟子就算有再好的偽裝,趴在巨樹樹干上快速往下面移動的它們一下子也無所遁形。

    在雌性火葉鳥的眼中,獸王宗的那些弟子,就是剛剛侵入到它們的巢穴之中,驚嚇到“寶寶”的可惡的入侵者和蟲子。

    一個穿著樹皮偽裝的獸王宗弟子正在快速的從樹上滑下,突然間,那個獸王宗的弟子感覺身后吹起狂風,他一轉頭,就看到一個比他整個人還大上幾倍的金黃色的利爪,猛的從十多米外的空中抓了過來,帶著無窮的力量……

    “啊……”

    三重樓的修為,在這樣恐怖的力量面前,簡直微不足道,猶如那個獸王宗的弟子一聲慘叫,被雌性火葉鳥一爪按在了樹干上,直接擠爆,連同著他身上穿著的樹皮偽裝,變成了血餅,從接近千米高空的樹上掉了下來。

    雌性火葉鳥那長長的鳥喙一啄,就在那個被擠爆的獸王宗弟子旁邊的另外一個人,整個人的身體直接被火葉鳥那巨大的鳥喙啄穿,爆出一團血漿,從空中掉落下來。

    其他的獸王宗的弟子看到火葉鳥已經發現了他們,個個被嚇得亡魂皆冒,一個個不顧一切的連忙往下面爬去。

    在殺了兩個獸王宗的弟子之后,那雌性的火葉鳥并沒有離開,而是繼續圍繞著那顆巨大的火葉樹的樹干飛著,開始大開殺戒。

    不斷有穿著樹皮偽裝的獸王宗的弟子從高空之中慘叫著掉落下來,剛剛那幾十個爬到樹上進入火葉鳥鳥巢的獸王宗弟子,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就被那只雌性的火葉鳥在樹上抓死啄死二十多個,那場面,只能用一個字形容,就是慘烈。

    幾乎每隔幾秒鐘,就會有一個獸王宗弟子殘缺不全的尸體從高空之中掉落下來,摔落在那顆巨大的火葉樹的下面的地面上,四分五裂,變成一團團融入到泥土里的殷紅血塊。

    終于,在那些往下爬的獸王宗弟子之中,有一個弟子發出絕望的怒吼,在火葉鳥的利爪抓過來的時候,猛的從樹干之上躍起,人在空中化身成一只黑豹,在火葉鳥的爪子上一踩,順著那火葉鳥長長的腳,就猛的撲到那只雌性火葉鳥的身上的羽毛之中,開始瘋狂撕咬起來。

    雌性的火葉鳥受驚,怕打著翅膀,迅速飛到高空,不斷翻滾著,想要把鉆到它羽毛之中的那只“蟲子”給甩下來……

    有了這個喘息的機會,其他獸王宗的弟子更是抓緊時間往大樹下面逃去。

    最終,從樹上下來的獸王宗的弟子,還不到十個人。

    從上面甩下來的那幾根羽毛終于落地,殘余的獸王宗弟子,這個時候已經不到百人,他們拿著那幾根火葉鳥的羽毛,開始迅速撤離。

    但他們的危機還沒有結束。

    就在那些獸王宗的弟子已經離開到距離火葉鳥的巢穴差不多三十多里后,天空之中一聲追魂的啼叫聲響起,剛剛才消失了一會兒的那只雌性的火葉鳥又飛了回來,從天空之中對著獸王宗的那些弟子撲下來……

    那長長的利爪一抓,瞬間就有兩個獸王宗的弟子被火葉鳥的利爪住,慘叫著飛到了空中。

    “毒磷箭……”

    “毒磷箭……”

    幾支箭矢朝著火葉鳥射了過去,那火葉鳥翅膀一扇,狂風乍起,幾支毒磷箭就輕飄飄的被吹飛了,只有一支毒磷箭擦過火葉鳥的羽翅,一下子燃燒了起來,把一根火葉鳥的羽毛燒成了黑色。

    這讓那只雌性的火葉鳥更加的憤怒起來。

    ……

    一場血戰下來,獸王宗的弟子邊戰邊退,等到那只雌性的火葉鳥不再追擊他們的時候,原本就已經不到百人的隊伍,這個時候,更是只有50人不到了。

    至于那幾個大峰山的人,更是一個都沒有活下來,有一個大峰山的已經落在地面上,但卻被獸王宗的弟子一支毒磷箭穿胸而過,燒成了一堆焦黑的骨頭。

    活下來的獸王宗的弟子擔心那只雄性的火葉鳥回來之后再來追殺他們,嚇得也不敢在火葉林中多呆,就在幾個師兄的帶領下,一刻不停,直接朝著火葉林外面沖去,再次沒入到那到處都是蜘蛛和濃霧的恐怖黑森林中。

    火葉鳥的羽毛真的有用。

    那只50人不到的獸王宗隊伍,在帶著火葉鳥的羽毛進入到森林之后,森林里所有的蜘蛛,都退避三舍,遠在數百米之外,那些蜘蛛感覺到火葉鳥羽毛的氣息,就嚇得頭都不敢露一下,這就讓這支獸王宗的隊伍,拿著火葉鳥的羽毛,直接進入到了黑森林的深處,一口氣疾行上百里,才找了一個地方停下來休息。

    ……

    “谷師兄,那些師弟們太慘了……“獸王宗隊伍里氣氛低落,所有僥幸還活下來的人,在休息的時候都一個個沉默不語,或者在處理著自己身上的傷口。

    “他們的犧牲是有價值的!”帶領著隊伍的那個谷師兄大聲的說著話,給所有人打著氣,“這一次,只要我們穿過這片森林,找到巨靈門的那個藥園,就等于為我們獸王宗立下大功,那個藥園里,一定有無數的天材地寶,甚至還有巨靈門煉制好的各種極品靈丹妙藥或者收藏的各種寶貝,只要我們到了那里,大家的前程,都不可限量!”

    聽到谷師兄這么說,憧憬著巨靈門藥園之中的各種好處,獸王宗活下來的那些人又都打起了一點精神。

    “谷師兄,那一對男女好像還沒有找到,如果他們也知道藥園的秘密,這就麻煩了……”

    “不用擔心!”谷師兄自信而又冷酷的笑了笑,“那個男人不過是三重樓的修為,毫無防備下硬接了一記冰煞掌,現在絕對已經死了,剩下一個女人,就算我們現在沒找到,憑她一個人的本事,想要得到火葉鳥的羽毛闖出這片森林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她現在只不過還藏在火葉林中的某處而已,等我們到了巨靈門的藥園之后,大家把自己的實力再提升幾個境界,到時候我們再回來,那個女的只要還活著,我們就能把她找出來,讓她嘗嘗我們獸王宗的手段……”

    谷師兄說完,周圍的人都點頭,甚至還有人附和著。

    這個時候的谷師兄,心中一片火熱,雖然死了那么多的同門,但他一點也不心疼,因為他知道,這次他一旦找到了那個巨靈門的藥園,先不說他在藥園之中有可能的收獲,就算是憑借著發現巨靈門藥園的這個功勞,以后他回到獸王宗,前途也將一片光明,很多以前不敢想的事情,現在似乎已經在向他招手了。

    想到未來回到宗門之中的各種風光,谷師兄的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隱晦而又深沉的笑容。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所有獸王宗的弟子都想不到的聲音卻一下子回蕩在所有人的耳邊。

    “呵呵,誰說我已經死了呢?”

    ……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