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密戰無痕 > 第227章:76號內的暗流
    76號內突然一股暗流涌動,隨時風起云涌。

    一份丁、林二人署名的電文發往南京,讓在南京的唐瑞明回上海開會,接到電文的唐瑞明也沒有想太多,馬上就把手頭的工作交代了一下,帶了幾個親信保鏢買了返回上海的火車票。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這一回來,還能不能再回去那就是未知之數了。

    陳淼在火車上并沒睡好,加上在外這些日子也是相當辛苦,奔波勞累了,一覺睡到了下午兩點多才起來。

    爬起來,簡單的洗漱了一下。

    看到桌上小七給留的吃的,冷包子就著咸菜,他一口氣吃了四個,這才勉強把肚子填飽了。

    小七把門鎖了出去了,不在家。

    家里裝修基本上完工了,陳淼上上下下檢查一遍,還算滿意,接下來,就要讓人把訂好的家具送過來了。

    不過,這一股油漆味兒,要住人的話,至少還的晾上一個月才行。

    不急,他又不是沒地方住。

    “三哥……”陳淼腦海里想象著自己跟梁雪琴住在之類的情景,如果再生一個孩子,一家三口,坐在這小院子里,看夕陽,這是多溫馨的一幅畫面。

    但樓下小七的聲音將他從夢中拉回了現實。

    陳淼從樓上陽臺探出頭去:“小七回來了?”

    “三哥,你醒了,我出去了一趟,你餓不餓,我去把包子熱一下?”小七仰著頭問道。

    “不用了,包子我已經吃過了。”陳淼擺手道,“一會兒,你去菜市場買些魚肉給雪琴和巧兒送過去,晚上咱們過去吃飯。”

    “好的。”

    ……

    下午,陳淼都是在新家收拾屋子。

    在梁雪琴處吃完晚飯,小七先去報社上班了,陳淼坐了一會兒,梁雪琴還真把那些玫瑰給插起來了,雖然只有短暫的幾天壽命,但是,屋子里有了一股玫瑰花的味道,透著一絲絲的甜蜜。

    “雪琴,咱們新家裝修已經完工了,下一步就是把咱們先前訂購的家具擺進去了,不過,油漆味兒還有點兒重,要散一散才能住人。”陳淼道。

    “我知道了,家里的事兒就不用你操心了。”梁雪琴點了點頭。

    “雪琴,娶了你,真是我陳三水的幸運。”

    “三哥,能夠遇到你,也是雪琴的幸運。”

    “哎喲,肉麻死了。”巧兒捧著水果盆兒過來,“三哥,雪琴姐,吃水果,小七今天剛買的冬棗。”

    “嗯,好脆,好甜,小七買東西,那是從來沒走過眼。”梁雪琴拿了一個冬棗,咬了一口,嘎嘣脆。

    “他呀,挑東西眼毒著呢。”陳淼嘿嘿一笑,小七雖然話不多,可他懂的可不少,有很多優點,只是常人難發現而已。

    “小七每天在報社上夜班,太辛苦了,你就沒想過給他換一份工作?”梁雪琴問道。

    “他喜歡做什么,我從不干涉,只要他愿意,就算不出去工作,我難道還養不起嗎?”陳淼解釋道。

    “我看那些報社的排字工,身上都是臟兮兮的,還一股子油垢的味道,小七身上就沒有。”

    “小七干活,又快又好,他要是愿意去大報社,工錢起碼要漲三成,就是現在的他上班的報社,都把他當爺供著呢。”陳淼嘿嘿一笑。

    “是嗎,小七這么厲害?”

    “這小子可是一塊寶,巧兒,你可要看好了,要是被別的姑娘搶走了,別怪三哥我沒提醒過你。”陳淼打趣一聲。

    “三哥,你說什么呢……”巧兒臉頰飛起兩朵紅霞。

    “哈哈,別看你跟小七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斗嘴,你知不知道,有人愿意跟他說話,他還不搭理呢。”陳淼道。

    “是呀,巧兒,我也發現了,你總是喜歡找小七的茬兒?”陳淼這一提醒,梁雪琴也有些醒悟過來。

    “雪琴姐,哪有……”巧兒明顯心虛的低下了頭。

    “哪個少女不懷春,咱們家巧兒也有心上人了。”陳淼哈哈一笑。

    “三哥,你再說,巧兒以后不燒菜給你吃了。”

    “哈哈哈……”

    巧兒終究還是臉皮薄,禁不住調侃,一跺腳,跑去臥室,不出來了。

    “三哥,巧兒和小七年紀還小,現在就談這個是不是有些早了點兒?”梁雪琴有些擔憂道。

    “順其自然吧,我們不鼓勵,但也不要橫加干涉,她們要是能走到一起,那是他們的緣分,若是沒這個緣分,強行撮合也不好,就像咱們倆,若不是發生這么多事兒,也走不到一起來,這就是咱們倆的緣分。”陳淼輕輕的將梁雪琴擁入懷中。

    “三哥,咱們成親吧。”梁雪琴微閉著雙眸,輕聲說道。

    “嗯,新房子弄好了,咱們就成親。”

    “嗯。”梁雪琴找了一個舒適的姿勢,含糊的答應一聲。

    ……

    溫柔鄉,英雄冢。

    約了老范,陳淼不得不早一點兒從梁雪琴處出來。

    “你又遲到了。”

    “五分鐘而已,你至于這么斤斤計較嗎?”陳淼不情愿道。

    “陳三水同志,你知不知道,作為一個地下工作者,時間觀念非常重要,難道這還要我教你嗎?”老范嚴厲的批評道。

    陳淼猛然一醒,忙認錯道:“對不起,我錯了,下次不會了。”

    這一次是陳淼主觀原因,不是客觀的問題,所以,認錯是必須的,他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老范,聽小七說,你找我有事兒?”陳淼問道。

    “先說一說你這次出去都干什么了吧?”老范沒好氣的問道。

    “對,我匯報一下,這次是林世群臨時委派,讓我以記者的身份混入日本經濟觀察團隨行記者團中……”陳淼沒有任何隱瞞,就連林世***代他的秘密任務以及在南京巧遇池內櫻子的事情都一一的詳細做了匯報。

    “這么說,你這一次其實只要任務是替林世群拿回有關唐瑞明勾結中統,充當兩面間諜的證據?”

    “應該是的,但他們對經濟考察團的目的也非常重視,但那不是林世群關注的重點。”陳淼分析道。

    “嗯,跟日方的談判,這的確是林世群這樣一個情報頭子能夠插手的,何況上面還有一個丁默涵呢。”老范點了點頭,認同陳淼的分析,“看來,這唐瑞明要倒霉了。”

    “老范,76號內斗,對我們來說并不是壞事,但最壞的是,一人獨霸76號大權。”陳淼道。

    “是呀,內斗可以消耗他們的精力,而無暇顧及外界,依你看,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嗎?”老范問道。

    “我現在勉強能進入林世群的核心,但他只會讓我知道一部分,不會是全部,這個人善隱忍,心狠手辣,而且野心勃勃,丁默涵雖然走汪氏的路線,但在76號,他的那些手下大都數都是些空談之輩,而且日本人對林世群的看重要遠在丁默涵之上,不管是梅機關還是憲兵特高課,他們都跟林世群的關系親密的多。”

    “這么說來,林世群極有可能斗贏丁默涵而執掌76號?”

    “我只能說,幾率非常大。”

    “那以你對林世群的了解,這一次唐瑞明會受到什么樣的處罰?”老范問道。

    “如果丁默涵死保的話,唐瑞明還有大概率的機會活下來的。”陳淼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這么嚴重?”

    “我雖然這幾天不在上海,可也聽說了一些事情,丁、林二人的爭斗不僅公開化了,而且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陳淼道,“林世群既然對唐瑞明動手了,那就絕不會允許他活下來,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這就是打狼不死,反遭其貨,他若不怎么做,我也不會看好他了。”

    “唐瑞明畢竟是76號的副主任,在汪氏面前也是掛了號的,暗殺只怕是不行吧?”

    “這我就不知道了,以我的級別還參與不了。”

    “這事先不說了,我連續兩次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共產國際一個獨立的情報小組需要在上海建立一條隱秘的情報線,上級經過慎重考慮,決定由我們接手這個光榮的任務。”老范道。

    “為什么是我們?”陳淼吃驚的問道。

    “因為你已經打入日偽內部,行動比較方便,且跟日方有所接觸,也不會被人懷疑。”老范解釋道。

    “接頭的人身份在日方情報部門工作?”陳淼心中微微一動問道。

    老范贊許道:“聰明。“

    “什么時候接頭,接頭暗號和信物都是什么?”陳淼問道。

    “明天中午,南京路上的先鋒書店,對方穿黑色夾克,戴一副深色眼鏡兒,你呢,穿中山裝,上衣口袋里別一支派克的鋼筆,你們見面后,對方會問‘先生,你這支鋼筆不錯,哪兒買的?’,而你則回答‘這支筆不是買的,是一個朋友送的。’他會請你把筆取下來給他卡看一眼,然后取出一支一模一樣的鋼筆出來,這樣你們就算是對上身份和暗號了。”老范從身上取出一支鋼筆來遞上去。

    陳淼從老范手中接過鋼筆,仔細看了一下,也沒什么特別,收起來別在上衣口袋里。

    “見到人,我該說什么?”

    “我們只是配合他們傳遞情報,具體的我也不清楚,這是上級交給你的任務,你到時候隨機應變吧。”老范道。

    “我知道了。”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