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九星毒奶 > 762 找死!
    一片漆黑、無比寂靜的深海之中......

    “別怕,那邊來了些小朋友。”前方的領頭羊比諾王子突然開口說道。

    江曉微微皺眉,繼續向下游著,拎著手中的海魂燈,向比諾王子示意的方向照射而去。

    隨著四人小隊愈發的下潛,海魂燈的照射范圍直線下降,幾乎縮小了近一半的照射半徑。

    在海魂燈尚未將那些來客照射到之時,江曉等人卻是已經看到一個個亮金色的光環突兀出現。

    鉆石級別的眷戀光環,半徑范圍已經達到了80米左右,在這深海之中,這眷戀光環也被江曉也玩出了花兒來。

    陸地上的80米距離根本不算什么,無論是白天、還是在燈火輝煌的夜色里,人們用肉眼就可以看清80米外的一切。

    但是在這一片漆黑的深海之中,80米的距離已經很遠了,隨著海魂燈的光照范圍不斷的縮小,眷戀光環的效果也愈發的明顯。

    以眾人為中心點,半徑80米的距離內,一切生物都無所遁形。

    遠處,一個又一個亮金色的光環閃現出來,最終連成了一片......

    江曉下潛的身子漸漸停穩,漂浮在深海之中,拎著海魂燈向上看去,隨著那群小小的光環越來越近,眾人看到了一群在海中暢游的魚兒。

    江曉心中一驚,呼吸微微一滯,胸悶的很。

    在海魂面具獨特的星技守護之下,江曉一直可以呼吸,只是并不順暢而已,和地面比起來,此時的江曉每次呼吸都是艱難的很,當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亮金色光環向自己涌來的時候,江曉的甚至有種窒息的感覺。

    “寒鱗魚,很常見的弱小星獸,不用理它們。”身后,傳來了索菲婭公主的聲音,不知是否是有意為之,她的嗓音很輕柔,讓江曉的心安穩了不少。

    江曉低頭向下,繼續下潛,但是問題出現了。

    那些所謂的銀鱗魚,并沒有從眾人的頭頂路過,而是鋪天蓋地,席卷而下......

    在亮金色光環的映襯下,這群寒光閃爍的寒鱗魚,竟然圍繞著江曉、確切的說是圍繞著海魂燈轉起了圈圈。

    江曉:???

    頃刻間,江曉就被圍困在了銀鱗魚群之中,頭上腳下,四面八方都是游動的銀鱗魚。

    這......

    手足無措間,盤旋環繞的魚兒有些受驚,讓開了一個缺口,一只手探了進來。

    江曉抓住了那只手,在一股力量之下,被帶著游了出來。

    比諾王子帶著江曉闖出了寒鱗魚陣,他的臉上帶著笑容,伸出手,輕輕的揉了揉江曉的腦袋。

    在陸地上稱王稱霸的小毒奶,在這深海之中,卻是如此的萌新模樣。

    隨著比諾王子手中的三叉戟一揮,深海中亂流涌動,追著海魂燈光芒而來的魚群,頓時陣型大變,慌亂的四處逃開。

    頭頂的魚群倉皇逃走,江曉這才看到,就在他頭上方不遠處,還有一個由銀鱗魚群構成的巨大“魚球”。

    想來,朱麗葉手中的海魂燈也招來了銀鱗魚的圍觀。

    驀的,江曉看到那巨大的“魚球”中伸出了一只手,那手中釋放出了道道帶著水泡的浪流,順時針旋轉的魚群,每每路過這手臂之時,都會按照浪流給出的方向,向遠處游去。

    似乎任何一個種族都有“領頭羊”,隨著先頭的幾只銀鱗魚被浪流沖走,后方旋轉而來的銀鱗魚也跟了上去。

    巨大的“魚球”猶如一個毛線團,被人牽扯住了一端的線頭,慢慢的旋轉、剝離開來。

    隨著最后一小群銀鱗魚跟著大部隊前行,索菲婭收回了手掌,身后,水泡中的朱麗葉一臉緊張的模樣,也終于松了口氣。

    深海之中,也傳來了索菲婭公主的聲音:“它們的出現,意味著我們下的很深了,也意味著周圍會有異次元空間大門,小心一些。”

    比諾王子卻是嘆了口氣,道:“這一路上,沒看到過幾次地球里的海洋生物,應該是都被那些家伙趕跑了吧。”

    索菲婭:“這里早就是異次元生物的地盤了,不是么?”

    比諾王子拽著江曉的手腕,悶頭向下游去,道:“小心一些,跟在我身后,你沒有感知類星技。這里很黑,而且異次元空間大門也很隱蔽,在海中,那些大門巧妙地和海水融為一體,并沒有陸地上的空間大門那樣顯眼。”

    “哦。”江曉很想回答一句,但卻吐出了幾個泡泡。

    比諾王子幫著江曉調整了方向之后,便松開了手,繼續向下方游去。

    江曉卻是越來越覺得危險,不僅僅是胸悶,更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里太安靜了,也太黑了,他愈發的想念雙腳著地的感覺了,也愈發的想念人類社會的生活了。

    不知下潛了多久,仿佛這深海永無止境,江曉眷戀光環探測的邊緣,時而有光環的色澤一閃即逝,便消失無蹤,那種未知的神秘感覺,讓江曉毛骨悚然。

    萬幸,有海葬王姐弟倆在,只要他們兩個不說話,那接近幾人的生物應該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江曉實在是忍不住了,伸出手,扔出了一道祝福的光芒。

    一般而言,祝福的光芒是從天而降的。實際上,祝福是從“半空中”降落下來的,的確是有一個降落的過程,只不過并非是從九霄云外為降落點。

    在世界杯的賽場上,朱麗葉用花藤將自己包裹住,江曉從外界,根本無法將祝福的光芒甩進去,但如果江曉在層層包裹的花藤內部,只要內部空間足夠,祝福就能落下來。

    別怪江曉,長時間處于呼吸困難狀態下的江曉,很想見見光亮,那之前讓他嘖嘖稱奇的海魂燈的柔和藍光,此時的江曉,卻是越看就越覺得孤獨......

    哪怕是身旁有三個人陪,在這寂靜的、不知盡頭的深海中,江曉依舊覺得內心不適,沒辦法,這里和陸地上的差異實在是太大了,他特別不適應。

    這一道白色的光芒,足以被稱之為“圣光”,在海中突兀出現,從某個方向落了下來。

    江曉這才發現,眾人的行進方向并非是垂直向下的,而是45%傾瀉而下的,因為他的行進方向與祝福的光柱形成了一個夾角。

    如果是自己游泳還好,起碼能感受得到上和下,但是在海魂面具的獨特星技的幫助下,江曉毫不費力的四處暢游,在這一片漆黑的深海里,江曉已經漸漸有了“失重”的錯覺。

    此時,江曉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恐怕自己的域淚同樣如此,是的,他在域淚領域里就是神,但他也許會在這片黑暗中迷失方向。

    祝福永遠都是自上而下,倒是可以用來認清楚方向。

    圣光消失了,江曉抿了抿嘴,卻是發現前方比諾王子的身影也消失了。

    游的這么快?

    不對啊,哪怕是他游出了海魂燈的光照范圍,在這么短的時間里,也不會游出眷戀光環的范圍啊?比諾王子可是一直刻意的降低著速度的......

    江曉在海中翻身,向身后望去,心中微微一驚。

    朱麗葉和索菲婭呢?

    眷戀光環呢?

    江曉低頭看著自己腳踝處旋轉的眷戀光環......沒錯啊,我一直在開著眷戀光環。

    我...在哪?

    咕嚕咕嚕。

    江曉的口中吐出了一串氣泡,是自己誤入了什么異次元空間大門么?

    他拎著海魂燈,四處照耀著,尋找著可能存在的空間大門,而在他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枚亮金色的眷戀光環,極速接近。

    永遠保持在江曉的身后,疾馳而來。

    江曉不斷的轉身,漂浮在原地,四處觀望著。

    呼......

    一股浪流自腳下襲來,江曉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雙手已經抓住了江曉的腳踝。

    江曉:!!!

    他一邊掙扎著,蹬著腳,一邊手拿著海魂燈向下躬身,卻是看到了一張陌生的人臉,俊美的人臉。

    江曉頓時愣住了!

    這是一個青年,長發飄蕩在水中,大概18、9歲的模樣,目光中帶著一絲審視,仰頭看著江曉。

    發覺江曉不再踢打雙腿,俊美青年也松開了抓著江曉的腳踝,他游動著身體,環繞著江曉的身子,盤旋而上。

    是的,他的動作如蛇一般,貼著江曉的身子,旋轉著、打量著,緩緩的游了上來,最終,這張俊美的臉蛋停在了江曉的臉前。

    “咕嚕咕嚕。”江曉的嘴里吐出了一串氣泡,翻譯過來是:你好。

    俊美青年那審視的表情卻是漸漸僵硬了下來,他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捏了捏江曉的臉,確切的說,是捏了捏江曉臉上戴著的海魂面具,這才一副恍然的模樣。

    江曉也趁著機會打量著他,上半身人,下半身...魚!

    那長長的魚身自腰間開始變化,一直到底,覆蓋著魚鱗,直至魚尾。

    海魂魚妖!?

    江曉有點發懵,海魂域不是特別稀有的異次元空間么?

    就連這次精英邀請賽的獎勵都是“海魂域三件套”,這些歐洲的貴族們都是識貨之人,絕對不可能在這方面被哄騙。

    自己中彩了?

    誤入海魂域?

    俊美青年的身子微微游動,嘴唇湊到了江曉的耳邊,緩緩的張開嘴唇:“嘶嘶嘶!!!”

    江曉的腦子一片空白,身子下意識的反應,就是一道祝福!

    唰......

    鉑金段位的海魂魚妖,反應極快,人身魚尾瞬間彎成了一個半圓,任由祝福的光柱落空。

    “嘶嘶嘶!”又是一道吶喊聲,海魂魚妖轉身游走。

    這喊聲,并非是普通的發音,而是海魂魚妖特殊的聲音類星技。

    頭痛欲裂的江曉,直接將鐘鈴拍在了自己的側臉,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卻是看到了遠處有一枚亮金色的眷戀光環漂浮著,然后......那刺耳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嘶嘶嘶!”

    “咕嚕咕嚕。”江曉面色一怒,嘴里吐出了一串氣泡,翻譯過來是:媽的!

    江曉眼眶微微泛紅,域淚領域與海水巧妙的混為一體,看不出半點域淚的輪廓,而江曉的手中卻仿佛在握著什么。

    是的,江曉并非是憑空虛握,他的手中的確有武器,那是一柄由星力之水拼湊而成的方天畫戟!

    隨著水中的星力漸漸濃稠,方天畫戟終于有了點點淺藍色的輪廓,江曉腦袋探前,并未用域淚的移動,而是使用著海魂面具,身子猶如飛魚一般竄了出去。

    俊美魚妖仿佛找到了心愛的玩具,準備玩弄戲耍一番,只見那海魂魚妖走走停停,生怕江曉追不上他似的,轉過身,臉上寫滿了嘲弄之色,又是一聲吶喊:“嘶嘶嘶!”

    可以!

    不跟你多bb!

    江曉伸手就是一發鉆石級別的大沉默!

    呯!

    “嘶嘶......”魚妖的聲音戛然而止,甚至被憋出了內傷,嘔出血來。

    深海之中,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

    江曉一手拎著海魂燈,一手攥緊了方天畫戟。

    你好!

    你很好!

    我這正感到孤獨寂寞冷呢,剛好來條魚解解悶!

    “咕嚕咕嚕。”江曉的嘴里又吐出了一串氣泡,直接殺了過去。

    翻譯過來就是:找死!

    ...

    繼續三更,今天是雙倍月票的最后一天啦!請朋友們支援一下小毒奶~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