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日月同輝 > 第540章 地頭蛇
    落無塵忙問:“什么好東西?”

    他以為肯定是買的禮物。

    李菡瑤搖晃著腦袋,得意道:“從皇宮里順來的,皇帝們用過的。沒想到吧?”

    落無塵:“……”

    他無聲卻喜悅地笑了,笑容如雨后初晴般清朗、明凈。這可是李妹妹繳獲的戰利品,蘊含了她的傳奇經歷和戰績,比她親手做的分量也不差了。

    這時,前衙的聲音大了起來。

    李菡瑤起身道:“走,落哥哥,去看看火姐姐安排的怎樣了。那些人都來了吧?”

    落無塵道:“應該來了。”

    兩人起身,并肩往前去。

    夜已深,前衙卻人來人往,有縣衙的捕快和衙役,還有藤甲軍,甚至有工坊的工人,一派忙碌情形。衙役們一反素日辦公的懶散,和面對百姓的兇神惡煞,神情肅然,態度恭謹,倒有了幾分吃公門飯的正義,沒那么可厭了。

    大堂上,火凰瀅端坐在公案后。

    堂下,梅子涵正對幾個年輕壯漢侃侃而談:“……你們口口聲聲說火姑娘這縣令名不正言不順,又嫌在女人手下做事丟臉,怎不想想,真要名正言順,哪輪得到你們來縣衙當差?一個人再有能力,若時運不濟,也是枉然,只好感嘆生不逢時;倘若機會來了卻抓不住,可怨不得別人,也怨不得蒼天。眼下亂世爭雄,就是機會。大靖太祖皇帝不就是打鐵出身么,你們即便比不上太祖,難道連個普通將官也不敢想?只要敢想,眼前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為首的壯漢微微動容。

    另一人嘀咕“忒多規矩”。

    又一人呵斥“別多嘴”。

    梅子涵察言觀色,又道:“在下知道你們以往自在慣了的,那日子雖好,到底于子孫無益;若是掙得一官半職,不僅光耀門楣,子孫后代也會受益。”

    為首的壯漢更加意動,面上卻呈現掙扎神情,很想豪氣地喝一聲“老子才不要做這丟人的官,跟在女人身邊奉承,聽女人呼來喝去。”然后甩手就走。

    可惜,他舍不得走。

    他姓馮名輝,是霞照城內的地頭蛇,常年混跡在市井間,手底下聚集了一幫弟兄,靠收保護費、替人討債和在水陸碼頭幫人干些靠拳頭解決的事過日子,雖也講義氣,離君子大義還差一大截,他也不在乎那些虛名。

    馮輝與火凰瀅只一面之緣。

    幾年前,火凰瀅尚未展露頭角時,一晚在畫舫上練習琴藝結束后,心情煩悶,帶著丫鬟和媽媽上岸,沿田湖的十字柳堤散悶,便遇見了馮輝等一伙地痞。

    當時,好幾個地痞瞅火凰瀅年紀雖小,容顏絕色,便不安分了,嘴里不干不凈,還要動手。

    馮輝也在場。已經二十歲的他被十三四的少女所驚艷。他們親眼看見火凰瀅從青樓畫舫下來,知道她是什么人,也因此他的同伴才敢放肆,他也情不自禁流露渴望的神色,渴望一親芳澤,然見火凰瀅面對同伴的侵擾,強作鎮定的眼底泄露出驚慌之色,不由心軟,喝住同伴。

    后來,火凰瀅名聲鵲起。

    哪怕她只是一個青樓女子,也不是馮輝等地痞可以染指的,連當時的潘織造都沒動手呢,當然不是因為正直不近女色,而是要留著火凰瀅孝敬上官。

    后來簡繁來了,果然看上了火凰瀅,不過此事卻沒給潘梅林帶來任何好處,反倒促使他喪命。

    閑言少述,言歸正傳。

    馮輝沒想到,火凰瀅竟看中了他在市井間的勢力,找他擔任霞照縣尉一職——原縣尉與縣令勾結、狼狽為奸,李菡瑤今天處置縣令時,順帶把縣丞縣尉都給正法了。

    李菡瑤深知,這些底層的酷吏在市井間都有復雜的勢力,就像朝堂官員盤根錯節的背景一樣,若以為殺了縣令和縣丞縣尉便清明了,未免太天真。其親友明著不敢反抗,若讓人暗中使壞,火凰瀅這縣令便做不下去。

    李菡瑤讓火凰瀅自己破解這局。

    火凰瀅提議,讓馮輝來擔任縣尉,輔佐她,執行司法捕盜、緝拿兇犯、稅賦征收等庶務。

    李菡瑤自然知道這霞照的地頭蛇,李家是大錦商,也免不了跟馮輝這樣人打交道,只不過與其交涉的不是李菡瑤本人,而是太平工坊的管事而已。但李菡瑤對馮輝的了解一點不比同行對手少,所以一聽火凰瀅的提議便覺得可行,暗贊火凰瀅腦子轉得快,想到這么個人。

    這才是以毒攻毒呢!

    就在馮輝猶豫不決之際,上方火凰瀅發話了。

    她輕笑道:“馮爺向來爽快,為何在大事上反遲疑起來?馮爺所慮,無非是我家姑娘能不能成氣候,而不是什么名正言順。所謂名正言順,本官這樣理解的:上應天命,即為名正;下順民心,即為言順。今天街上的情形想必馮爺都瞧見了,若我家姑娘不順應天命民心,能得那么多人響應?嘉興帝倒是奉旨登基,因不得民心,到底丟了江山。我家姑娘的前程,她已經用實力證明了——皇城兵變中,從一群男人中奪得玉璽,并留書太廟,能是普通女子?”

    馮輝眼神微縮,暗想:“這女人嘴跟刀子樣!”

    他剛要說話,就見一紅一白兩位公子走來,一個神采奕奕,另一個飄然出塵,都氣度不凡。

    他眼露疑惑:這是誰?

    火凰瀅起身迎道:“姑娘,落公子。”

    梅子涵也躬身見禮。

    馮輝等人這才明白來人身份,一個個都有些拘謹和緊張,馮輝則盯著李菡瑤不錯眼。

    李菡瑤也好奇地上下打量他。

    對,就是好奇。

    沒有故作高深擺架子顯威風。

    她一個十幾歲的少女,裝模作樣不合適;再說,少女本色才好呢,才迷惑人呢,讓人摸不清她的底細,容易小覷她,只當她天真不諳世事,沒經驗。

    馮輝卻沒有被李菡瑤迷惑。

    他打心眼里敬佩李菡瑤。不是最近的事,不是李菡瑤起兵造反、大鬧京城后,他才佩服李菡瑤的,而是早在李菡瑤執掌李家生意時就敬佩了。

    他從未當李菡瑤是弱女子。

    李家豪富,李菡瑤美貌,想打她主意的人不知多少,李氏宗族內部有,外面人更多,可是她竟能保住自身和家業,并經營興盛、不斷擴大,這是一個弱女子能做到的?雖然其父李卓航也很厲害,但李菡瑤自己若沒點能力和手段,斷不能毫發無傷,更不要說替父分憂了。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