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帝國爭霸 > 第166章 一語成讖
    這個問題,并沒困擾白華偉太久。

    劉尊嶺還沒有做完戰術分析,江文龍送來了由軍情局發來的最新情報,而且就是白華偉關心之事。

    指揮紐蘭艦隊的是賽文?斯塔克。

    “這份情報是軍情局發來的?”

    江文龍只點了點頭,沒多說什么。

    電文上有落款,而且艦隊處于無線電靜默狀態,他也不可能為了一份情報,專門發電去詢問。

    再說,他沒有這么做的權力。

    雖然靠之前的表現,通過分析艦載機的出動量,斷定第51特混艦隊在北東望洋上,獲得了白華偉的器重,榮升艦隊司令官常務參謀,說得直接點,也就是為艦隊司令官跑腿,但是在具體的職權上,江文龍依然只是一名普通參謀,別說是發號施令,就連替司令官傳達命令的資格都沒。

    白華偉沒多問,只是朝江文龍點點頭,隨后就把目光轉向面前的海圖。

    劉尊嶺也沒為難江文龍,走過去站到了白華偉身邊。

    對這個斯塔克,兩人都認識,還說得上是非常熟悉。

    早在10多年之前,還是年輕軍官的時候,白華偉與劉尊嶺都去過波伊國,參加過波伊戰爭。

    準確的說,兩人都是以海軍代表身份在聯軍司令部工作。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知道有一個對手叫斯塔克。

    雖然當時的波伊國根本沒有海軍,甚至沒有像樣的海上力量,但是與聯軍交戰,波伊軍隊必然要面對帝國海軍,至少需要了解帝國海軍的作戰方式,找到跟帝國海軍對抗,或者避其鋒芒的辦法。

    這也是紐蘭共和國派海軍軍官去波伊國擔任軍事顧問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這個斯塔克,讓波伊軍隊在與帝國海軍的對抗中,一改被動躲避的方法,表現得更加積極。

    在波伊戰爭的最后兩年,特別是聯軍遭受慘敗的阿巴斯會戰,由斯塔克提出的積極戰術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要不然,帝國海軍也不會在這場會戰當中表現得虎頭蛇尾,并且在最后全面崩盤。

    要往根本上講,聯軍在阿巴斯遭受慘敗的一個關鍵原因,就是帝國海軍在會戰的后期表現得很不給力。如果帝國海軍提供的支援及時到位,就算沒辦法力挽狂瀾,也不至于在最后全面崩盤。

    只是從軍事角度看,阿巴斯會戰就是波伊戰爭的轉折點。

    這場會戰之后,聯軍在波伊地區的控制力迅速衰落,早已日薄西山的忒爾共和國也是在這個時候,決定承認波伊國。雖然梁夏帝國受面子等因素的影響,在此后繼續堅持了差不多兩年,但是除了增添數萬名官兵傷亡,多付出大約1萬億金元的軍費之外,并沒獲得任何實際的好處。

    當然,這么也有點絕對。

    多堅持的兩年,讓帝國有足夠的時間完成戰略調整,從而在波伊戰爭結束之后,順利控制住國際局勢。

    對白華偉與劉尊嶺來說,就算已經過去了10多年,可那段時期一點都不陌生。

    當時,在知道對手也是一個年輕軍官之后,白華偉還開玩笑,說今后某一天會在戰場上與之遭遇。

    哪里像到,竟然是一語成讖。

    波伊戰爭結束之后,這個叫斯塔克的年輕軍官并沒有返回紐蘭共和國,而是轉道去了梵羅國。

    在隨后的第二次南方次大陸戰爭當中,他以武官身份擔任了梵羅國的軍事顧問。

    雖然在這場戰爭中,梵羅海軍沒有什么驚人的表現,畢竟在梁夏海軍面前,梵羅海軍根本就不敢造次,但是通過積極主動的戰前準備,至少是在戰爭的初期,保證了海運航線暢通無阻。

    以當時的情況來看,這跟帝國海軍還沒有走出波伊戰爭的陰影有很大關系。

    準確的說,跟帝國當局有關。

    說得簡單一點,在第二次南方次大陸戰爭爆發之后,帝國當局的表現乏善可陳,既擔心再次遭遇慘敗,又不敢放任不管,由此完美的錯過了戰爭初期的有利時機,自然談不上派海軍封鎖梵羅國。

    只是,斯塔克發揮的作用也非常重要。

    如果不是斯塔克在戰略上做出了準確判斷,即認定帝國不會立即出兵,梵羅當局絕對不敢在開戰之前,把所有的運輸船只派出去,更別說耗費原本就不多的外匯儲備,從數十個國家的航運公司租用了上百艘超級貨輪。要不然,絕對不可能在梁夏海軍出動前,把數百萬噸戰爭物資運回國內。

    沒有這些物資,梵羅國必然戰敗。

    其實,也就是斯塔克的這個大膽推測,說服了紐蘭當局,答應以“租借”方式向梵羅國出售軍火。

    雖然斯塔克為這個大膽判斷押上了自己的前程,可以說極有膽色,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乏有膽量的人,缺少的是有膽量,又能保持冷靜與理智,在押上前程的時候還能夠保持清醒的人。

    斯塔克就是這種人。

    以他在第二次南方次大陸戰爭當中的表現,今后就算達不到扶搖直上,那也肯定是平步青云。

    白華偉還為斯塔克能不能在40歲之前晉升為海軍將領跟劉尊嶺打賭。

    結果沒什么懸念,白華偉為此輸了100金元。

    在第二次南方次大陸戰爭結束后,斯塔克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再也沒有什么驚人的表現。

    至于平步青云,根本就無從談起。

    從少校到上校,這家伙竟然用了整整的15年!

    哪怕是在和平時期,這個晉升速度也慢得嚇人。

    同樣是15年,劉尊嶺由少尉晉升到上校,比斯塔克多3級,而白華偉用16年就晉升到海軍準將。

    其實,也是在不久之前,白華偉才從一名在軍情局工作的朋友那得知,斯塔克已經晉升準將。

    斯塔克被埋沒10多年,同樣跟第二次南方次大陸戰爭有關。

    當時,斯塔克不但賭上了自己的前程,還讓持反對意見,不相信梁夏帝國會隔岸觀火的海軍部長下不了臺。

    按時任海軍部長的意思,紐蘭共和國根本不應該插手南方次大陸戰爭。

    在第二次全球大戰之后,南方次大陸就成了梁夏帝國的禁臠,別說是外來勢力,即便在本地,也絕對不允許出現能對梁夏帝國構成威脅的存在。要不然,梁夏帝國與梵羅國也不會形同水火。

    從這個角度看,梁夏帝國此早都會出手收拾梵羅國。

    站在戰略的層面看,如果梁夏帝國沒有在波伊地區鎩羽而歸,接下來就會在南方次大陸發動針對梵羅國的戰爭。雖然輸掉了波伊戰爭,讓梁夏帝國得花一些時間進行調整,但是并不等于說放棄了南方次大陸。等梁夏帝國緩過氣來,吸取了在波伊地區用傷亡數十萬官兵換來的教訓,就會通過一場誰都阻擋不了的戰爭,徹底的粉碎南方次大陸的格局,塑造對其有利的戰略秩序。

    毫無疑問,這個推測并沒錯。

    梁夏軍隊在波沙灣戰爭中的表現就能說明,哪怕換成更強大的梵羅國,梁夏大軍依然能將其擊敗!

    如果梁夏帝國會在第一時間出兵,那么支持梵羅國,就有很大的可能引發與梁夏帝國的全面戰爭。

    以當時的情況,哪怕梁夏帝國在波伊戰爭中遭受了慘敗,紐蘭共和國也沒半點勝算。

    關鍵還有,西陸集團未必愿意卷入突然爆發的全面戰爭。如果紐蘭共和國在開戰之后迅速丟掉了至關重要的制海權,迢曼帝國很可能會選擇退而求其次,也就是以第三方身份居中斡旋。

    這樣一來,就算沒有滅國的危險,那也肯定會大傷元氣。

    正是基于這個判斷,當時的海軍部長堅決反對為梵羅國提供支持,更別說以近乎贈送的方式向梵羅國提供軍火。

    必須承認,斯塔克確實很有戰略眼光。

    也就是在這個大背景下,他以駐梵羅國海軍武官的身份,站出來跟海軍部長唱反調,而且獲得了更多人的支持。

    顯然,不是他的論調更加有道理。

    關鍵在于,打算通過南方次大陸戰爭來擴大影響力,增強國際話語權,從而成為超級霸權的是灰宮的主人。

    在是否支持梵羅國的問題上,總統的態度極為重要。

    只是,不管是為了避免政治風險,還是為了獲得軍方的好感,總統一般不會在涉及核心利益的軍事問題上表明立場,尤其是文職總統。

    這樣一來,就需要有人站出來為總統代言。

    顯然,斯塔克就扮演了這個角色。

    只是,斯塔克萬萬沒有想到,在第二次南方次大陸戰爭宣告結束之前,對他極為賞識的總統遇刺身亡。

    等到他回到紐蘭共和國,當初因為受他的羞辱而憤然離職的海軍部長,竟然成了新任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

    這個職位,那可了不得!

    雖然“國家安全顧問”只是灰宮幕僚,連聯邦官員都算不上,但是影響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大。

    就一句話,只要是跟安全有關的事情,國家安全顧問都有資格向總統箴言。

    通常,在遇到類似事件之后,總統首先想到的也是國家安全顧問。在跟國家安全顧問商量了之后,或者說通過國家安全顧問對事件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之后,才會去跟國務卿與國防部長等聯邦官員進行深入探討。

    結果就是,斯塔克差點就被打入冷宮。

    所幸的是,時任海軍參謀長是他的老上司,在他落難的時候收留了他,而且給了他很多支持。

    也就是在這10多年里,斯塔克對海軍戰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

    要說的話,這也是因禍得福。

    如果他一直在前線,哪怕只是在艦隊服役,而且一步步的升上去,肯定會被繁瑣的日常事務包圍。

    俗話說的,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那么,他就肯定沒有時間與心情,去學習與研究更深層次的東西,比如被很多軍官忽略了的海軍戰略。

    當然,還有將來在戰場上遇到的對手。

    不要忘了,斯塔克的戰略意識本來就不差,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敏銳。

    只要把握好戰略大方向,哪怕在戰術層面上有一些失誤,也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顯然,要是連戰略方向都搞錯了,就算打贏了所有戰斗,也無法取得最后勝利。

    其實,從這次的作戰行動看,斯塔克在遇冷的這10多年里,并沒有荒廢武功,甚至可以說是在臥薪嘗膽!

    在戰略上,他始終沒有偏離目標。

    對紐蘭共和國來說,頭號戰略任務就是奪回霍瓦依群島,而且得趕在梁夏海軍發起反擊之前完成。

    不管繞了多少彎子,也不管使用了多少障眼法,都在為這個戰略任務服務。

    在紐蘭軍隊登上中轉島的那一刻,這個戰略任務完成了一半。

    直到這個時候,白華偉都還沒有搞清楚對手的意圖!

    可見,這個斯塔克很不簡單!

    時隔10多年,能力一點都沒有降低,反到增強了不少。比如進行欺騙的時候,各種手段運用得爐火純青。

    那么,他的缺陷在哪里?

    這是劉尊嶺提出的問題,或者說是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

    “如果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艦隊決戰,就算我們的官兵更加驍勇善戰,我們的武器裝備更加先進精良,最多就只有五成勝算。”

    “才五成?”

    江文龍顯得很驚訝,畢竟他是一點都不了解這個叫斯塔克的紐蘭海軍準將。

    劉尊嶺瞪了他一眼,讓他閉上嘴,別插話。

    “這還是多的。”白華偉笑著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海軍是戰略軍種,而在艦隊作戰的時候,指揮官做出的決策都跟想要達到的戰略目的,以及國家的整體戰略有關,因此戰略眼光的長短,決定了指揮官能夠取得的最高成就。我們熟知的海軍名將,全都具有極為長遠的戰略眼光!”

    聽白華偉這么一說,江文龍癟了癟嘴。

    當然,白華偉沒有跟他廢話,轉而說道:“只不過,現在進行的并不是通常意義的艦隊決戰。站在斯塔克的角度看,哪怕掌握著兩支特混艦隊的指揮權,他也不可能調動兩支特混艦隊來跟我們決戰。”

    “必須按照計劃攻占中轉島。”劉尊嶺接了一句。

    白華偉點點頭,說道:“這就是他的軟肋。只要沒有占領中轉島,就必須把艦隊留在中轉島附近,還得盡量避免跟我們,至少是過早的跟我們進行艦隊決戰,因此在進行部署的時候必然會趨于保守。”

    “照你這么說,我們可以打個時間差。”

    白華偉又點了點頭,不過沒有做過多解釋。

    劉尊嶺也沒有多問,他已經搞清楚了白華偉的意思,也就沒必要多問。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