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929章 叛亂發生了
    對于武藝的修煉,趙俊生從不曾懈怠。人到中年,不管是普通人還是習武之人,身體各方面機能都呈下降趨勢,習武之人如果有一段時間不練,氣血方面也會明顯衰退,趙俊生之所以能保持身體活力上的依舊年輕就是因為他除了保持心態上的年輕之外,每天都堅持勤練不綴,即便是帶兵出征在外,除非行軍戰事緊急,否則不會松懈半分。

    練武場上,一桿長槍被趙俊生耍出無數槍影,寒光閃爍、殺氣四射。

    突然,一桿大刀劈來,趙俊生持槍格擋順勢下壓,槍尖順著刀桿向前刺去,襲擊的人收刀攪動將槍尖甩開。

    “當當當”兩桿兵器不停的交鋒磕碰發出一連串的金屬交鳴之聲。

    趙俊生知道是花木蘭來了,便于她打斗起來,在比武較技上,花木蘭從不相讓,一上手就使出全力,這符合她的性子。

    兩人斗了三百多招,花木蘭畢竟是女子,已經是好幾個孩子的媽了,又使用的是大刀這種重型兵器,體力上難免不支。

    趙俊生一招逼退她,“看你滿頭大汗的,今天就到這里吧!”

    花木蘭收了大刀,擦了擦汗,“感覺這段時間氣力退步了不少!”

    趙俊生走到兵器架旁邊把長槍放下,擦著汗說:“你沒有每天都練,現在能有這個程度就很不錯了!不過我發現的招式之中缺少了從前的那種一往無前、不死不休的氣勢,你自己有沒有發現?”

    花木蘭一愣,隨后點了點頭。

    趙俊生知道花木蘭出現這種情況其實很正常,從前她的招式剛猛凌厲,殺氣十足,出刀毫不拖泥帶水,此時她出招沒有了那種果決,帶著一絲猶豫,現在她已經是多個孩子的娘,又多年過著安逸的日子,心境方面與從前不同了,心境上的變化也在武藝上面體現出來了。

    這時一個太監帶著王坦之快步走了過來,“拜見陛下、娘娘,王司正說有要事稟報!”

    趙俊生和花木蘭看向太監身后側的王坦之,“這一大清早的,王司正有何十萬火急之事要稟報?”

    王坦之上前行禮,快速說:“參見陛下、娘娘!候官司派駐在河內的探子傳來十萬火急的消息,慕容琚在河陽縣查案時被發生叛亂的叛軍殺死!”

    “什么?”趙俊生和花木蘭同時臉色大變。

    查案而已,怎么出現了叛軍?

    趙俊生定了定神,立即問:“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叛軍又是怎么回事?”

    王坦之把他收到的消息向趙俊生和花木蘭簡單的闡述了一遍,原來慕容琚查了滎陽一郡之后又去了河內并查到了河內郡郡尉竇奎身上,竇奎可能意識到自己的罪行已經掩蓋不了了,一旦坐實了罪名,肯定是個死,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殺死不服他的部將逼迫其他人脅從,又帶著手下一些親信兵將并糾集了一些市井惡霸沖進了河內郡大牢,把關押在里面的兩百多個死囚全部放了出來,并承諾死囚們只要跟著他干,不但給他們發放兵器,還在事成之后給他們封官賞賜,死囚們本沒有活下去的希望,即便逃走也很快被官府抓回來,為了活命,他們被竇奎說服了,加入他的手下,隨后他帶著情親信兵將、死囚們和市井惡霸們沖向慕容琚的欽差行轅。

    慕容琚的欽差行轅只有兩百兵馬,當地鎮戍軍又被調去協助災民重建家園了,他估計也沒想到竇奎有這么大的能耐和膽量敢直接叛亂造反,被竇奎的叛軍沖擊之下亂了陣腳,行轅外圍很快被攻破,剩下的兵將只能在慕容琚的帶領下退守內宅。

    在堅守了半日之后,內宅終于也被攻破了,慕容琚和剩下的隨行兵將全部被殺。整個懷縣全部落在了竇奎的手里,城內遭到了慘重的破壞,大量百姓被殺,無數民宅被搶個精光,這些叛軍在城給殺人放火、奸淫擄掠、無惡不作。

    趙俊生很冷靜,他沉聲問道:“河內鎮戍軍被調往何處了?”

    “懷縣城外三十里外的災民臨時安置營地!”

    “三十里外?城內發生叛亂,不可能沒有人去報信,半天的工夫足夠他們跑一個來回了,為何他們沒有及時增援?”趙俊生的臉色很難看,他甚至懷疑和河內鎮戍軍都出了問題。

    王坦之躬身回答:“臣暫時只得到這些消息,相信后續消息會很快送來!再有,候官司的消息傳遞并不比官方渠道快,候官司先把消息送來是沒有某些規矩和制度的約束,相信官方的消息很快就會傳到有關衙門,若不出意外,陛下今天下午就應該收到河內官方送來的上報,又或許······會有人想捂蓋子,朝廷受到消息的時間會延遲,甚至很長時間都收不到消息也是有可能的!”

    趙俊生心里明白,候官司先把消息送來其實是給他爭取了一些思考應對的時間,要做出反應還必須要等到地方官府的正式報告送上來,否則他無法解釋收到消息的來源,候官司這個表面上是負責收集統計天下物價消息的清水衙門實際上卻是一個暗探機構,它的職能一旦真正暴露出來,必會遭到朝臣們的強烈攻訐,負責收集消息的衙門已經有了黑衣衛,反間諜衙門已經有了皇城司,監察百官的衙門有御史臺,如果皇帝還在暗地里有一個專門負責監視百官和武將們的衙門,這會讓他們如鯁在喉、寢食難安!這不是明擺著不信任他們么?

    趙俊生冷著臉道:“朕再等一天,希望今天之內河內那邊有與叛亂有關的公文送來!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貪腐事件了,而是已經發展到了叛亂的程度,對河內郡,甚至整個河北的危害太大!王坦之,朕命候官司迅速著手調查此案,朕需要知道這件貪腐案件背后所有的利益關系網的詳細人員組成!”

    王坦之問道:“陛下,敢問這件案子要查到什么程度?”

    趙俊生盯著王坦之,眼神犀利如刀光,“當然是一查到底,這還用問嗎?你是干什么的?如果候官司查案還要畏首畏尾,朕還要你有何用?還要候官司有何用?你們的存在就是可以不受官場其他條條框框的約束、不受任何威脅!”

    “臣遵旨!”王坦之拱手向趙俊生和花木蘭作揖后退了下去。

    花木蘭看著王坦之的背影消息,轉身對趙俊生說:“俊生哥哥,這事我覺得還是應該盡快做出應對,不能等官方渠道送來公文報告了,早一刻采取措施,就會少很多人受到傷害!”

    趙俊生眉頭緊鎖,他聽到王坦之報告的第一時間的打算是延遲做出反應的時間,這樣能讓更多不法官吏跳出來,為以后的調查減少很多阻力和困難;但他又不得不承認花木蘭的考慮同樣是有道理的,拖延做出反應采取措施的時間會讓很多百姓受到叛軍的傷害,在如今災民們還沒有得到徹底安置的情況下,災民們也很容易被叛軍鼓動甚至脅迫。

    趙俊生沉思良久,對站在不遠處的康義德大喊:“傳召各宰相覲見!”

    “諾!”

    花木蘭與趙俊生一起快速向寢殿走去,換了衣裳之后還要吃早餐,接下來只怕又有得忙了。

    花木蘭一邊走一邊問:“俊生哥哥你打算怎么做?”

    趙俊生道:“想要提前做出反應并采取措施,只有我親自去河內慰問災民,若是調動兵馬或派其他大臣前往都無法解釋消息的來源問題,而且災情已經發生好幾個月了,我也一直想去實地看看,了解一些災民的情況!”

    花木蘭一想,如果趙俊生打著慰問災民的名義去河內,可以名正言順的帶兵護駕前往,有大軍在側可以輕易解決叛亂問題,可以盡快回復河內的穩定。

    只是皇帝出行可不是小事,朝臣們會同意嗎?那些朝臣們可不是好糊弄的,他們當中有人為了勸諫甚至敢冒殺頭的風險。

    花木蘭問道;“你派康義德召集宰相們來就是要商議東巡之事?”

    趙俊生點點頭。

    花木蘭卻有些不相信宰相們會同意讓趙俊生東巡,皇帝的一舉一動都關系到天下興亡,如果皇帝隨意出京,真到了需要皇帝決策的時候卻找不到人,群臣又不能做主,很容易出問題。

    “俊生哥哥,你的想法是好,但宰相們和百官只怕不會同意你這么做!”

    趙俊生停下來,細細想了想對花木蘭說:“這樣,等宰相們來了,由你來應付他們,我先去城外軍營點起一萬騎兵出發,不需要隨侍太監和宮女,帶幾個龍衛軍甲士做親兵就行了,也不給朝廷增加額外的負擔,等你把我出發東巡慰問災民的事情告訴宰相們的時候,我已帶著大軍出發了,他么即便不同意也只能干瞪眼,難不成還能把我追回來?”

    花木蘭聽完哭笑不得,“你這么做的話,宰相們肯定要氣得跳腳!你走了倒是輕松了,這朝堂大事總得有人做主決策,你得留下話讓誰來統領百官處理朝廷要務才行!”

    趙俊生道:“這好辦,待會兒我會親筆擬一道手詔,還是以裴進、梁寂、東方辰三人為主、盧玄、許彥、酈嵩等人協助,如果有他們都決定不了的大事,就由你來定奪,我會在手詔中說明這一點!”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