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蓋世 > 第兩百零一章 再世為人
    明月高懸,星光燦燦。

    隕月禁地深處的天地靈氣,依舊是紊亂狂躁,可這方區域,已再也看不到任何異魂妖靈,再無任何異常。

    赤陽帝國和銀月帝國的來客,很久前,便離開。

    月色下,一道身影孤零零地站著。

    那道被撕裂的縫隙,緩緩地,再次愈合。

    大地重新平整。

    凝望著星光璀璨的夜空,注目著那一輪清冷彎月,他輕聲呢喃:“似乎有一陣子了。”

    他輕輕握拳。

    “哧啦!”

    絲絲靈力,如電光在指尖纏繞穿梭著。

    靈訣一變,周邊狂躁的天地靈氣,蜂擁而至。

    “呼呼!”

    一個以他為中心,呈半圓形的渦旋,迅速形成。

    狂暴、無序的天地靈力,一圈圈地環繞著,外圈混雜著各類負面能量,毒素沉淀,灰褐色的雜質,顆粒狀的塵埃。

    渦旋內部,靈氣則被一輪輪地凈化,無比精純。

    他如巨鯨吸水,深深吸了一口氣,就見那些純粹的靈氣,如化作流泉細溪,忽然飛逸向他體內。

    “喀嚓!”

    霎那間,他渾身骨骼傳來脆響。

    兩條手臂,驟然變得寶光瑩瑩,充滿著一種玉質的光澤力量感。

    “煞魔煉體術!”

    心神變幻之間,他仿若能看到,那些純粹的天地靈氣,如甘霖靈露,滋養著筋脈,骨頭,臟腑,還有血肉。

    他渾身舒泰,有種沐浴在溫泉,被藥水滴露沖洗的感覺。

    “蘊靈境后期!”

    九點光亮,如一顆顆熾烈的小太陽,在下腹丹田閃耀。

    唯有他的意念能感知一二。

    “九耀天輪!”

    九顆小太陽,環繞著下丹田黃庭,不斷晃蕩著,如域外天河深處,某個神秘的流星帶,環繞著一個巨大的星辰。

    絢爛多彩的流星光亮彩帶,吸納著精純的靈氣,欲圖沖入那黃庭穴竅,將其鑿開。

    破入其內部,另外一方廣闊的天地。

    刺痛感,從下丹田黃庭穴竅,驟然迸發。

    虞淵悶哼一聲,感受著下丹田的酸脹撕裂感,不由地倒吸一口寒氣,被迫中止下來。

    念頭一邊,圍繞著他的靈力渦旋,瞬間解除。

    靈氣一哄而散。

    “離黃庭境,還差一步。”

    瞇著眼,虞淵目視前方,喃喃道:“不知是體質原因,還是什么,總覺得我的黃庭境,我的下丹田穴竅,不太容易破開。”

    在化魂池內,被這方天地的陣列,進行一番伐骨洗髓。

    虞淵,蘊靈境的體魄,已得到翻天覆地的蛻變。

    兩個月時間,對他而言,其實足夠漫長了。

    他在天魂的飛速成長下,意識很多時候,能夠如入微境的靈識般,去洞察細微。

    他能看到,一身的骨骼,在皮層下,晶瑩如美玉,無比堅固,筋膜異常有韌性,經脈寬闊,靈力流淌速度如光河般迅疾。

    他這具體魄,經過這段時間的淬磨,他相信和詹天象一戰,都能以純肉體的強度,令詹天象苦不堪言。

    而詹天象,已晉入破玄境,得金象古神妖決的詹天象,在破玄境其實相當可怕。

    和詹天象,隔著一個黃庭境,他都頗有信心。

    煞魔煉體術,配合著此地狂暴的靈氣,加化魂池的洗滌,令蘊靈境的他,或許已成同級別最強者。

    他甚至覺得,便是在天源大陸,亦或者寂滅大陸,同等蘊靈境者,都無人能夠在體魄上勝過他。

    “可惜,劍魂,重歸于這方天地。”

    從臂骨那些劍芒,再也感受不到絲毫魂念和意識,那些原先融入他的劍魂,重新逸入化魂池的池壁。

    點點劍芒,依然留在臂骨,隨著天魂的凝煉,意識的增強,虞淵已知劍芒奇妙。

    他的天魂,凝聚意識,深入到一點劍芒,就會發現那一點劍芒內部,有著一條條劍痕、劍意。

    那是劍決!

    點點劍芒,似拓印至池壁的劍痕,乃天地間,一種極其恐怖的劍道真訣。

    虞淵猜測,此劍道真訣,屬于那劍魂的主人。

    也是將劍痕,刻印在化魂池的池壁,于外域星空,揮劍斬月的那位。

    那位,早已不知所蹤,其劍,同樣消失。

    唯有劍決,留在那化魂池的池壁,另外一點點劍芒,則是微縮之后的劍決,烙印在其手臂的臂骨。

    可惜,即便天魂凝煉,由于沒有真正踏入到入微境,沒有介入陰神,他還是沒辦法去參悟,那些劍決的玄門。

    自然也無法修行。

    “不知外界如何了。”

    虞淵孤寂地,站立了很久很久,思索著,是先回銀月帝國,還是去臨近的赤陽帝國。

    他在沉思時,得化魂池滋養壯大的天魂,玄妙地生出感應。

    赤陽帝國方向,四點,如米粒的意念,和他遙遙呼應。

    “青陽箭,秦雲!”

    他瞬間明白,他當初烙印在青陽箭內的,用力挾持秦雲的意念,就在赤陽帝國的方位,離他的位置,也不算遙遠。

    七神宗的秦雲,還活著,原本就極力邀請他去七神宗做客。

    或者,成為七神宗的門人,跟隨另外一位修劍道的陰神,在修行之路的前期,好好在七神宗苦修。

    秦雲甚至暗示,只要他點頭,以后七神宗的宗主席位,都是他的。

    “秦雲還在,按照方向來看,并不是七神宗。”虞淵想了一陣子,就猜測出,秦雲或許在禁地某處,也知道他尚在人世,所以在等候他。

    “先見一下秦雲,弄清楚情況再說。青陽箭內,有我烙印的意念,秦雲應該不敢胡來。”

    決心一下,他便辨別方向,往赤陽帝國而去。

    ……

    赤陽帝國邊境,臨近隕月禁地的一片連綿山脈。

    一棵中空的大樹內部,七神宗的宗主秦雲,陰神被三條金黃光電纏繞著。

    四支青陽箭,就擺在秦雲的陰神前,被一個銀色的器皿裝著。

    秦雲的陰神,虛幻模糊,似重傷未愈。

    四支青陽箭,忽然明耀了一下。

    箭矢內,宛如有流火引燃。

    秦雲的陰神,猛地一動,那三條金黃光電,噼啪作響。

    秦雲低聲慘叫著,看著那四支青陽箭,心道:“對不住了。”

    呼!

    一位滿臉鬼畫符的老嫗,憑空浮現出來,死死瞪著四支青陽箭,怪笑道:“秦宗主,青陽箭有了異動,可是那位叫虞淵的娃娃,終于冒頭了?”

    ……

    ps:昨天實在沒時間,今天回城,明天開始,正常更新~
pk10稳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