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3508章 你活不過二十五歲
    ,

    輕歌停在算命師的攤子前。

    一方長桌,兩杯清水,三張符文,四塊寶珠。

    輕歌坐在了桌前的長凳上,“閣下,給本公子算個命如何?”

    樓蘭公主站在身后,厭惡地看了眼算命師。

    她只信天機一道能算命,卻不信市井上招搖撞騙的算命師們。

    這些個人戴著一條黑布,就真把自己當成瞎子了?說難聽點就是些不務正業的江湖術士,故弄玄虛,以此來騙取錢財。

    樓蘭見夜公子心情甚好便不掃興了。

    算命師摸了摸下巴,“且為姑娘看個手相。”

    “什么姑娘,我們家公子是男人,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撕爛了你的嘴?”樓蘭憤怒地道:“連基本判斷都沒有還學別人算命,趕緊金盆洗手吧你。”

    其他算命師好歹能忽悠,這位倒是好,連性別都分不清了,一看就是個不靠譜的!

    樓蘭兩手掌面拍在長桌上,怒視算命師:“臭道士,我警告你,你若敢瞎忽悠,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面對樓蘭的怒火,算命師倒也不惱,微微一笑道:“公子,便公子吧。”

    “閣下,為我算一下吧。”輕歌道。

    “公子想算什么?”

    “姻緣,命途。”

    “姑娘可真是貪心,一次性竟是想算兩種,公子,我這里有個規矩,只能算一種,公子二擇一吧。”算命師道。

    輕歌皺起眉頭,許久,才心情沉重地開口:“那便算一算姻緣吧。”

    這段時間她翻遍了資料找尋有關無情門的一切,發現在無情一道的歷史上,從未有過無情者和心愛之人長相廝守的事。

    無情一道,太過于殘忍,踩著心上人的尸骨,來獲取無上的力量。

    輕歌的心,陡然有種蒼涼之感。

    她的小月月,堅持了這么久,又背負著怎樣的痛呢。

    他在她面前的時候,總是像一個無事人,誰能想到,他時時刻刻都飽受無情神骨的折磨……

    他愛她,她亦如是。

    聽見姻緣二字,樓蘭下意識地看向了輕歌,心里有幾分不解。

    夜公子已經娶妻生子功德圓滿了,為何還要看姻緣呢?

    算命師裝模作樣地捏著手指,嘴里不知念叨著什么,良久,算命師道:“姻緣,難成。”

    輕歌面色驟變,“閣下此言何意?”

    “他是天選,你是神罰,這等姻緣如何成之?”算命師道:“換而言之,一個行走在地獄里的野鬼,為何要向往活在天堂的神?”

    野鬼是她,神是小月月嗎?

    在這一刻,輕歌渾身上下不自覺地打了個顫兒,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過……”

    “不過什么?”輕歌微微蹙眉。

    算命師笑道:“若你有著沖出深淵破繭成蝶的本事,他能夠放棄擁有的一切,便能成。”

    輕歌呼出一口氣,笑了。

    她相信自己,也相信小月月。

    “神罰?什么神罰?”樓蘭震怒不已:“你不會說話就乖乖閉嘴,神罰二字也是能夠隨便說的?”

    樓蘭低下頭靠近輕歌,低聲說:“公子,他就是個騙子,別信他的話,你若神罰,那我也是神罰。”

    后側夜傾城,眼睛發紅地看著輕歌。

    她往前走了幾步,眼里透出了固執和倔強。

    她愿陪在女帝身旁,天堂也好,地獄也罷,有女帝的地方,都是她夜傾城的家。

    此生,縱然一死也無悔。

    算命師又道:“無極劍,可破天,射日,碎月。無極,可抵神罰。”

    算命師的話音才落下,輕歌和柳煙兒、龍釋天齊齊一驚。

    無極劍的事只有她們三個人知道,這算命師到底什么來頭?

    而且,她們現在的實力境地還只能在一百零八陸,太早暴露無極劍的事,鐵定會引來殺手之禍的。

    龍釋天二人原以為這算命師不過是個江湖道士,此刻聽到算命師的話,皆是背脊發涼,目不轉睛地盯著算命師看。

    算命師一臉的高深莫測,似是口渴了,端起桌上清水一口飲盡。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算命師道:“一別數年,你的成長,我很滿意。”

    “閣下已經知道了?”輕歌沉聲道。

    倆人的對話,周圍人卻是聽不懂了。

    難道說,公子認識這位算命師?

    “既是老相識,不如再告訴你一件事,這可是泄露天機的大事。罌粟,雷音,若領悟其中奧義,可為千族術法。還有,你活不過二十五歲。”

    “……”

    輕歌暗暗嘀咕著,這哪里是告訴她一件事,分明已經說了兩件事。

    精神世界里的古龍前輩呆滯無語:“……”啊喂,重點是這個嗎?

    “你才活不過二十五歲,你全家都活不過二十五歲!”樓蘭氣結:“臭道士,你再敢詛咒公子,我剁了你。”

    算命師將桌上剩下的一杯清水推了出去,遞給樓蘭:“年輕人火氣大,來消消火。”

    樓蘭拿著水杯潑向算命師,“你膽敢在詛咒一遍?”

    算命師亦是不怒,擦了擦臉上的水漬:“天命人壽如此,我愛莫能助。”

    樓蘭慌了,突然抓住算命師的手腕,“你有辦法的是不是?好,我信你能算命,那你可不可以把我的壽命送給公子?”

    算命師不疾不徐地抽出了手:“渡命?我做不到。”

    “你可以的!”

    樓蘭的手落了空,算命師如人間蒸發般,登時消失不見了。

    樓蘭皺眉,跌坐在地:“怎么會呢……怎么會……”

    她啊,從輕歌的態度和倆人的對話中,早便相信這個算命師了。

    只是她不能接受的是,這么好的公子,為何活不過二十五歲?

    不只是她,輕歌身后的人都慌了。

    柳煙兒發冷,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龍釋天兩手攥拳,死死地擰著眉頭。

    夜傾城眼睛通紅,無聲地落了淚。

    ……

    世上蕓蕓眾生,有那么多的人,為何就她們的女帝多災多難呢?

    輕歌起身,搖開了扇子,嘆了口氣:“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

    “小傾,結賬。”輕歌道。

    夜傾城擦了擦淚痕,將一袋子金幣放在桌上。

    眾人情緒低落地跟著輕歌離開后,桌旁再出現了那算命師,他取下黑布,露出一雙紫色眸,深深地看著輕歌的背影。

    “夜姑娘,愿你好運。”算命師拿過一袋金幣塞進袖口匆匆離去。
pk10稳赚模式